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flbtcsb.nsb838.com)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民国历史 > 民国时期是谁出兵收复了外蒙古?

民国时期是谁出兵收复了外蒙古?

日期:2018-10-29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次
1925年6月,徐树铮(中)与考察团随员摄于意大利1925年6月,徐树铮(中)与考察团随员摄于意大利

近年来,“北洋政府武力收复外蒙古”一事,在网络上获得了极高的评价。执行此事的北洋将领徐树铮,也与孙中山并列,被称为“当时菲律宾太城申博唯一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收复包括外蒙古在内的一切失土的两个爱国者”,盛赞其“以一人之力收复外蒙古”乃不世之功。揆之史料,徐树铮折冲樽俎,固然功不可没,但必须指出的是,此种功勋的建立,一则依仗特殊的时代背景,使其能借势而为;二则徐树铮当时手段过于激烈,也产生了不良后果,埋下了外蒙古得而复失的隐患。

机会很好:俄国十月革命后,外蒙上层处境艰难,主动向北京靠拢

辛亥革命之际,沙俄趁中国内乱,扶植了以外蒙古活佛哲布丹尊巴为“皇帝”的“大蒙古国”。后经交涉,中俄于1915年签署协约,中国获得外蒙名义上的宗主权,册封外蒙活佛;但沙俄获得在外蒙居住、贸易、司法等诸项特权,实际控制了外蒙古。随后外蒙古撤销“独立”,改称“自治”,中国政府获许在库伦(乌兰巴托)派驻无实权的“都护使”、“库伦办事大员”。①

至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外蒙古问题方发生转机:

首先,外蒙王公、活佛财源断绝,急需中国政府援助。“十月革命”爆发后,沙俄政府无暇顾及外蒙,新成立的苏俄政府也不再拨款,兼之卢布大幅贬值,一度使外蒙行政运转、上层人士生活无以为继。外蒙王公感叹:“自治是件非常好的事,可是,如果没有年金俸禄的话,生活又能像什么样子呢?”②希望中国政府能像前清那样,继续给他们发俸禄。

北洋皖系将领徐树铮北洋皖系将领徐树铮

其次,外蒙古高层内部存在很深的矛盾。1915年“自治”后,活佛及喇嘛掌握大权,王公权力被严重削弱。按照前清旧制,外蒙王公(黄派)管政治,喇嘛(黑派)管宗教,但“自治官府”以活佛为领袖,很多喇嘛因而成为官吏,掌握了行政权力。他们偏袒自己统辖的徒众,向王公所辖地区大肆摊派税收。同时,王公的世袭权也控制在喇嘛手中,让王公们常有朝不保夕的危机感。蒙古王公抚今追昔,“感觉归附中央,较多利益”。③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外蒙当时存在严重的外患。在日本的支持下,沙俄旧军官谢米诺夫、布里亚特等人,意图在外蒙建立一个“大蒙古国”。外蒙惧怕日本,但又无力对抗谢米诺夫的侵略。外蒙王公认为,“非依赖中央,请求进兵不可”。④这为中国突破限制,出兵外蒙提供了可能。

基于以上几点原因,外蒙王公于1919年8月向都护使陈毅表示愿意“撤治”——取消“自治官府”,恢复前清旧制。陈毅遂同王公们商定了63条善后条例,报呈北京。但由于善后内容有利于王公,引起以活佛为首的喇嘛不满,上书大总统徐世昌,要求“保存自治”。“撤销自治”一事因此停滞。

处理失当:徐树铮纯以武力逼迫,在外蒙大失人心,埋下复叛隐患

趁陈毅招抚外蒙失利,西北筹边使、西北边防总司令徐树铮,从其手中夺过了谈判大权。鉴于外蒙王公不掌握实际力量,徐树铮改变了陈毅倚重王公、忽视喇嘛的做法。决定“擒贼先擒王,王公可暂从冷淡,一意向喇嘛市好”⑤。时任外蒙“总理兼内务长”的上层喇嘛巴特玛,成为徐树铮“攻坚”的重点。

徐树铮手握皖系段祺瑞的唯一嫡系部队“边防军”,很自然地选择了以武力威慑为主要手段(有学者认为,当时外蒙的实际可用兵力,不过数百人)。1919年11月13日,徐树铮带领手下军官,到巴特玛家中,下达最后通牒:“外蒙为国家领土,我为外蒙长官,有弹压地方之责,不能坐视。请往告活佛,明日速应则已,不应当即拿解入京,听政府发落。”⑥巴特玛惊惧之下,连夜求见活佛,“痛陈厉害,继之以泣,佛感悟,遂允撤治”。但是活佛不能同意陈毅偏袒王公的63条善后条例,要求另商条件。

11月14日,徐树铮向巴特玛出示了改定后的8条善后条例,要其签字。他要求外蒙先行撤治,随后再议具体条件。这一次,徐树铮的通牒更为严厉:“祸蒙之罪,不在佛而在喇嘛。宽限一日,夜晚定须解决,否则拿解者不止一佛,执事虽老,亦当随行。”⑦巴特玛十分害怕,于15日召集王公喇嘛大会。因畏惧徐树铮所率的一旅边防军,会议同意撤治。11月22日,徐世昌发布大总统令,正式公布外蒙撤治。

徐树铮雷厉风行,在20余天内实现了外蒙撤治,在当时获得了国人的热烈称赞,连作为政敌的孙中山,也致电徐,说他是“当代班超”。不过,徐的武力威慑,也埋下了隐患。如论者谓,“自徐树铮被任为西北筹边使后,对待蒙人,一主严厉,大失外蒙人心,其敦劝外蒙之取消自治也,且以强迫之手段出之,外蒙虽一时慑于徐之兵威,不得不俯首相从,但外蒙活佛王公喇嘛等则多有欲待机而动者”。⑧

直皖战争后,徐树铮下野。蒙古王公、喇嘛再次要求恢复自治,并不惜向日本借款600万元,勾结谢米诺夫部属恩格。1921年,恩格攻陷库伦,建立“外蒙古独立政府”,依旧以活佛为首领。中国政府虽任命了张作霖为蒙疆经略使,负责平定外蒙;但张志在关内,根本无意出兵。稍后,苏俄政府提议和中国一同出兵,消灭盘踞外蒙的沙俄余党。要求被拒绝后,苏俄径自以帮助中国平乱为借口,出兵外蒙,驱逐了退守恰克图的中国军队,又击败恩格所部,占领库伦。1921年7月,苏俄扶植的“蒙古人民革命政府”宣告成立。⑨

综而言之,徐树铮收复外蒙之功,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并不意味着北洋时代中国国防力量有何可观之处。至于其过,则是纯以武力逼迫,埋下了外蒙复叛的隐患。一旦苏俄恢复实力,外蒙遂又被其控制。

徐树铮墓,位于安徽宿州徐树铮墓,位于安徽宿州

注释:

①曹心宝:《徐树铮与皖系兴亡研究》,陕西师范大学,2014年;②《要自治还是要银票》(1919年11月1日),郑曦原编《共和十年:<纽约时报>民初观察记(1911-1921)》,第91页;③高博彦:《蒙古与中国》,南天书局有限公司1977年,第150页;④李毓澍《外蒙古撤治问题》,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1976年,第176页;⑤⑥《华民国史事纪要(初稿)中华民国八年(1919)十一至十二月》,1981年,第460页;⑦《中华民国史事纪要(初稿)中华民国九年(1920)正月至十二月》,第26页;⑧⑨张忠绂:《中华民国外交史 1911年-1921年》,华文出版社2012年,第307—309页。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flbtcsb.nsb8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网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娱乐网 申博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官网登入 申博现金网登入 菲律宾娱乐沙龙登入
申博娱乐网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百家乐 申博现金网
真钱百家乐 澳门银河赌场 真人百家乐 捕鱼游戏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娱乐 申博手机下载版 真人百家乐